載入中...


歡迎

阿兵哥3x1 田裕華 杭大鵬 張良一的軍旅映象

阿兵哥3x1 田裕華 杭大鵬 張良一的軍旅映象
阿兵哥3x1 田裕華 杭大鵬 張良一的軍旅映象 阿兵哥3x1 田裕華 杭大鵬 張良一的軍旅映象 阿兵哥3x1 田裕華 杭大鵬 張良一的軍旅映象 阿兵哥3x1 田裕華 杭大鵬 張良一的軍旅映象 阿兵哥3x1 田裕華 杭大鵬 張良一的軍旅映象 阿兵哥3x1 田裕華 杭大鵬 張良一的軍旅映象 阿兵哥3x1 田裕華 杭大鵬 張良一的軍旅映象 阿兵哥3x1 田裕華 杭大鵬 張良一的軍旅映象 阿兵哥3x1 田裕華 杭大鵬 張良一的軍旅映象 阿兵哥3x1 田裕華 杭大鵬 張良一的軍旅映象 阿兵哥3x1 田裕華 杭大鵬 張良一的軍旅映象 阿兵哥3x1 田裕華 杭大鵬 張良一的軍旅映象 阿兵哥3x1 田裕華 杭大鵬 張良一的軍旅映象 阿兵哥3x1 田裕華 杭大鵬 張良一的軍旅映象 阿兵哥3x1 田裕華 杭大鵬 張良一的軍旅映象 阿兵哥3x1 田裕華 杭大鵬 張良一的軍旅映象
阿兵哥3x1 田裕華 杭大鵬 張良一的軍旅映象

原價: NT$1,000

Special Price NT$899

可用性: 缺貨

特色簡介
1. 20世紀台灣少見的「軍隊紀實攝影」之作,呈現「軍事人文」新題材。
2. 涵蓋馬祖、成功嶺、龍潭三大軍事重鎮,內容具豐富多樣性。
3. 收錄近百張珍貴照片,真實捕捉1990年代台灣大變局下的軍人風貌。
4.資深攝影名家張照堂主編,重量級攝影評論家蕭嘉慶和郭力昕撰序。
5. 全書中英文對照,讓具有台灣特色的影像作品,打開國際能見度。
6. 特別設計(張良一):其中五組照片呈現今昔對比,視覺別開生面。



中文書名:阿兵哥3x1 田裕華 杭大鵬 張良一的軍旅映象
作  者:田裕華/杭大鵬/張良一
出版日期:2017.12
規  格:25.5cmx24cm
裝  訂:精裝
頁  數:160頁
內文印刷:黑白
敘述

詳情

內容簡介

開啟「軍事人文」題材的新視野
台灣第一本「素顏軍人」攝影集問世

特色簡介

1. 20世紀台灣少見的「軍隊紀實攝影」之作,呈現「軍事人文」新題材。
2. 涵蓋馬祖、成功嶺、龍潭三大軍事重鎮,內容具豐富多樣性。
3. 收錄近百張珍貴照片,真實捕捉1990年代台灣大變局下的軍人風貌。
4. 資深攝影名家張照堂主編,重量級攝影評論家蕭嘉慶和郭力昕撰序。
5. 全書中英文對照,讓具有台灣特色的影像作品,打開國際能見度。
6. 特別設計(張良一):其中五組照片呈現今昔對比,視覺別開生面。

「台灣軍人的形象是什麼?」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但答案也可能最撲朔迷離。最大的原因,是台灣從戰後至今,有上千萬名男人投入軍旅,參與對台灣軍人形象的塑造,每個人的感受不同。早期戒嚴時代,不斷強化軍事,職業役軍人包山包海都管(想想警總),威武不可一世;義務役軍人則是「男人真命苦」,千錘百鍊苦不堪言。民主化之後,不斷精簡軍事,軍人轉為中立化(志願役)、救災部隊化(義務役)和志工化(替代役),地位也今非昔比。從強化到弱化,從非正常化到正常化,台灣軍人的形象和地位,無法定於一尊。

不過,在已知台灣軍人形象的複雜光譜中,有一段是長期空白的,那就是「素顏軍人」。無論古今台外,軍人形象往往被過度「加料」,失去本來面目。有的出於政治考量,如戒嚴年代的台灣、當今的中國,都刻意突出軍人威武陽剛的形象;中國甚至加入情色元素,在閱兵場面要求女兵「胸線對齊」造成吸睛效果;美國則逆勢操作,在宣傳上強化軍人「慈愛」的一面,會保護和擁抱在中東佔領區的孩子,企圖平衡美軍在當地的負面形象。

也有的出於商業考量,例如台灣《報告班長》的搞笑、《軍中樂園》的獵奇、韓國《太陽的後裔》俊男美女式的愛情,都努力將軍人題材換成白花花的銀子,說穿了,只是迎合市場,過度加工,無關乎真實而普遍性的軍人形象。

從這個角度來看,最近出版的攝影集《阿兵哥3x1 田裕華/杭大鵬/張良一的軍旅映象》,就顯得「異軍突起」,而且特色明顯。它的特色,從封面照片就可以看出來。那是一群菜鳥兵,在集合時,個個臉上露出茫然、惶恐的表情,和身上筆直整齊的制服呈現鮮明對比。簡單的構圖,就把「個人」和「體制」的關係交代清楚,意象既鮮明又充滿隱喻。而且,因為每個軍人都從菜鳥幹起,都曾經如此茫然,因此又傳達真實的生命經驗,能超越國界喚起共鳴。

這就是台灣在軍事攝影或軍人影像中,一直缺乏的「紀實風格」。這種紀實風格,在軍事+政治、軍事+商業之外,切出一個「軍事+人文」的嶄新視野,讓軍人以素顏出現,回到人的本質。而且,這種紀實風格,在這本攝影集比比皆是。

本書的緣起,帶有一點傳奇性。他們是三個大學生出身的阿兵哥:田裕華、杭大鵬、張良一,在1990年代台灣從軍事戒嚴走向民主化的變局中,因緣際會取得罕見的攝影權,得以觀察和紀錄當年的部隊生態,捕捉「野生」的國軍形象,這種形象真實而自然,甚至帶有濃厚鄉土味,卻不可能出現在官方宣傳片中。甚至在上個世紀的台灣,因為環境的嚴格限制,這種軍人的紀實影像相當少見,從而使本書價值倍增,這是三位攝影者始料未及的。

這些紀實影像,都不約而同的把軍人從國家機器、宣傳工具,一個個「還原」為普通的人。他們沒有誇張的肌肉、明星的顏值、顯赫的官階,也沒有衝鋒陷陣、浴血戰場,而是被國家從南北各地召來當大頭兵。他們會嬉鬧、打架、搞笑、耍帥,會幫孩子換尿布、幫狗狗洗澡、幫弟兄加菜;喜歡看養眼的美女海報、喝維士比加咖啡、在過年小賭一把、在中山室射飛鏢、在餐桌上躺著講電話;有的忙裡偷閒作日光浴,有的忙裡偷空作油畫,大家要散很散,要忙很忙,既能打混摸魚,也能拚命幹活。即使是操演場合,這些紀實影像也不走「軍容壯盛」、「我武維揚」的套路,反而捕捉阿兵哥被操到非常痛苦的表情,或累得垂頭喪氣的模樣。而這些,不就是軍人最真實的生活經驗嗎?

這些照片呈現的,都是無合成、無添加的軍人形象(全書採用黑白攝影呼應之)。作者並不企圖顛覆或解構現狀,而只是忠實記錄。他們在大學都受過攝影學訓練,知道可以在軍中拍照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因此都能把握機會,拿起相機紀錄身邊弟兄,拍出有著1990年代台灣阿兵哥味道的「原生相」。素樸的拍攝精神,使紀實的影像內容得以成立。

翻閱這些照片,頗有一種「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感覺。由於軍事代表國力,為了宣揚國威,軍人不論個人或集體形象,往往被刻意加工、美化而失真,這在長期軍事戒嚴的台灣特別嚴重,導致軍人形象有點弔詭:「典型」往往不真實,「非典型」反而真實。2017年,「真實」(素顏、非典)的軍人形象終於在這本書出現了,他們就像我們周遭的一切少年兄,甚至根本就是我們的寫照!這本書的出版,讓我們看見阿兵哥的日常,也讓我們思考:讓軍民關係更親近、或提升軍人的自我認同,除了把軍人神化、超人化之外,是否還有其他可行之道?


5 蕭嘉慶:現在,酒甕可以打開了.......... 9
13 郭力昕:逆襲生命經驗中的荒謬與夢魘 .......... 16

圖輯

20 田裕華:馬祖映象 .......... 20
62 杭大鵬:成功嶺之歌 .......... 62
101 張良一:青春檔案 .......... 101

攝影札記

129 田裕華:失落的戰地秘境,不失落的軍旅記憶 .......... 131
133 杭大鵬:兩台相機,兩種心情 .......... 135
136 張良一:小兵故事——從黑狗兄到歐吉桑 .......... 139
142 作者簡歷 .......... 142
145 影像圖說 .......... 145


作者簡介

田裕華 (T i e n Y u - h u a )

1970年生,桃園中壢人,1994年文化大學新聞系畢業 。大二時選擇影像組當主修,覺得用攝影取代文字來詮釋解構新聞,是比較擅長的語法與強項。1994年畢業後至馬祖南竿工兵營工一連服役。1995年底在部隊的一場聯歡晚會中,意外的抽中一台傻瓜相機,就開始拿著它記錄拍攝起連隊的工兵生活影像。1996年退伍後,先後在英文中國日報、大成影劇體育報和蘋果日報擔任攝影記者工作,至今21年。現為蘋果日報的資深攝影記者。覺得攝影就是永遠不要拘泥在有形的四角框架中,而是該天馬行空無限想像。

杭大鵬(Hang Dah-parng)

1969年生基隆人,1987進入文化大學新聞系就讀,大一時買了第一台相機後開始接觸攝影,開始對攝影與影像相關領域感到興趣,求學時正值解嚴前後的街頭抗爭年代,大學時光大多在街頭拍照與暗房裡度過,也立定志向日後要以攝影記者為職業。
1991年畢業後入伍服役,在成功嶺任新聞官,持續不間斷地拿著相機紀錄,1993年退伍後進入自立報系任攝影記者。2003年進入蘋果日報工作目前是攝影中心副主任,一路走來始終相信攝影在紀實上的價值,為時代留下影像的紀錄,是身為攝影記者的挑戰與使命 。

張良一(CHANG LIANG-I)

1968 年生,1987年進淡江大學經濟系。1993年退伍後進入新聞界,從事新聞攝影採訪工作,曾先後在中央社、中國時報、蘋果日報和民報等媒體從事攝影記者工作,目前是自由攝影師。從事影像創作30年,對於用影像解構既定的視角或觀點,熱切不已,自覺攝影是值得傾畢生心力去追尋、去實踐的志業。


前言

逆襲生命經驗中的荒謬與夢魘 郭力昕

上了年紀之後的一個徵兆,是許多早年生命經驗裡的畫面或聲音,會出其不意的跳進腦海。我的腦記憶庫裡存著大量的旋律,美好的很多,而無奈的,不美好的也不少。近年來一個不時浮現、盤據著我大腦音樂檔案匣的旋律,是從幼兒時期一路聽到至少高中之後的〈反攻大陸去〉。但是除了偶爾在重看楊德昌《牿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時與之遭遇外,這首經典反共歌曲已經幾十年沒機會聽到了。

我痛苦的發現,那首編曲上其實相當不差的反共歌曲,就經常如魔音穿腦般的忽然襲來且揮之不去,像是一個拔除不了的終身詛咒:「反攻、反攻、反攻大陸去…大陸是我們的國土,大陸是我們的疆域…不能讓共匪盡著盤據,不能讓俄寇盡著欺侮…我們要反攻回去…把大陸收復。」在台灣三十多位退休將領到北京人民大會堂,正襟危坐聆聽習近平主持孫中山紀念大會的新聞畫面裡,或在總書記於十九大演講裡宣示解決台灣問題、實現祖國完全統一的語境下,這首歌是如此讓人時空錯置、精神錯亂。

翻看田裕華、杭大鵬、張良一這三位攝影家的《再見數饅頭》,我的苦澀感,甚至是一種深層的「創傷經驗」,比〈反攻大陸去〉這首歌更強烈的被翻攪出來。這是一批也許空前更可能絕後的關於台灣男性當兵經驗的影像檔案與集體展示,非常有價值,也讓我不忍卒睹――那些感同身受或也曾經身受的經驗,在在喚起我對當兵這件事的嫌惡與痛苦記憶。三位攝影家都是台灣新聞媒體的傑出攝影記者,而他們在入伍服役的年輕歲月裡,已經能夠通過相機掌握住如此精準細膩的軍中生活影像,實屬難得。從這個題材來說,他們三位除了本身的才華,也幸運的能夠分別在服役期間被容許於營區內拍照。

這批作品先後攝於1990年代,意味著解嚴後的部隊內部氣氛,也隨外面世界的變化而開始鬆弛下來,所以拍照才有可能被允許。如果是在我服役的1970年末,在營房電視上無意間看到美麗島軍法大審新聞、驚愕地得知我大學時的學長陳忠信以及我曾邀到校園演講的王拓等師友都被逮捕時,還得佯裝鎮定不敢洩漏情緒的那個年代裡,或者在部隊當排長時、給外島服役的友人寫信抱怨連長惡劣行徑,信被檢查而我被叫到營輔導長室聽訓的當時部隊氛圍下,我無法想像在營區裡攝影記錄當兵生活這件事如何可能。而在早已不知為何服役,義務役也只需四個月或即將成為歷史的今日,他們鏡頭下的那些生活或部隊景觀,也難以再現了。

三組作品各有特色。田裕華的馬祖軍旅生活影像,相對平實而完整的記錄了在外島服兵役的種種甘苦。儘管它是一組面面俱到的圖片故事,這份外島當兵生活的影像紀實,還是埋藏了攝影家對於在外島熬日子「數饅頭」的苦悶與煎熬。那幅側躺在公用電話旁與遠方親友款款細訴的照片,對於任何在離島當過兵的人,都是一個很有感覺的影像;而終於等到這一天、領了退伍證書的人則開懷的看到隧道盡頭的光,讓背後海報上那些性感女郎的美好身體與青春,不再只是看海的日子裡打發苦悶的幻想或發洩,而是可以重新拾回的生活內容。

杭大鵬成功嶺上的影像,在不動聲色的構圖和快門中,冷眼調侃、反諷了在我那個年代每位大專男生都得去受訓的新兵訓練基地,令人在會心一笑之後浮出無言的酸楚。固然「主義、領袖」或「反共必勝」這些巨大標語,如今可以成為那充滿荒謬與謊言的時代見證;我們更從新兵訓練、行軍演習,到營房內的整理內務、折疊「豆腐乾」棉被,與被罰交互蹲跳等等,看到軍營裡以重復無意義的體力操練和瑣碎要求,消耗青年的青春、理想與活潑思緒,讓人的大腦呆滯之後,成為一具具順服的身體。這些對青年人無盡的耗損,與主義或反共無關,只是通過身體控制,完成了對領袖與軍隊價值效忠的思想控制。

最後一組是張良一在度日如年的鬱卒當兵歲月裡,替部隊阿兵哥朋友拍的肖像。拍照是他在等待退伍的數饅頭日子裡轉移痛苦、忘卻煎熬、慰藉自己空虛心情的方式。張良一觀察隊上朋友的特質各不相同,有些是悶葫蘆型的,有些則像花心少爺,有些還保有農村的質樸;即使在軍服與口令的齊一化之下,這些青春的臉龐,還是保有純真、素樸的神情,和眼睛裡散發著的光。看似溫暖的這組照片,其實也是特別揪心的影像。他們的青春時光被國家這樣揮霍、糟蹋,而個人與國家,分別得到了什麼?

很多人認為,當兵在台灣是由男孩變成男人的成年禮。如果半個多世紀來台灣男性的成年禮是那兩年(在某個時代之前,有些人還抽到三年兵役)的服役經驗,那麼這個國家可真極其悲哀。當兵的經驗對幾乎所有人而言,都是痛苦、無奈、苦悶、情緒低落、能免能逃最好的歲月,只有嚴重程度不同的差別。鍛鍊一下體能與意志,當然並非壞事;然而,當兵在台灣的意思,是所有跑不了服役的台灣青年男子,在這兩三年的歲月裡,被軍隊裡展現的最惡質的官僚文化、權力濫用、作假工夫、自欺欺人、政治催眠…,把年輕人原本出社會前保有的一些年輕朝氣和理想情懷,消磨盡淨。

在那個部隊生態的巨大染缸裡,一個原對自己與台灣的社會、國家有期許的青年,浸染在這個內化虛偽、謊言為常態,與絕對權力帶來之腐化顢頇的環境之後,許多人在歡欣退伍時可能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被這個部隊生態改變了。原來的熱情與理想,已相當程度被現實功利、利益交換、斤斤計較(僅排休假這一件事就可以把人弄成如此,而對休假的計較正是反映了當兵的痛苦)、世故妥協,以至最終對現實的虛無態度。在當兵經驗裡也可以學到或複製、強化各種壞習慣:好勇鬥很、窮兵黷武,以及父權/威權/濫權的「男性氣質」或「氣概」。如果這些就是人們稱頌的男性「成年儀式」,那麼也許它是另一個線索,讓我們理解何以有相當比例的台灣男人,日後自我進步的速度如此緩慢,或根本停滯不前。

詭異的是,過去半個多世紀以來,許多台灣男性對於自己的當兵經驗有著極為矛盾的情結:當兵時痛苦不堪,不少有當逃兵的衝動,但日後談起當兵經驗卻是津津樂道、甚至懷念不已。我們輕易可以發現,許多男人聚在一起,沒有可聊的共同話題時,通常很快會扯到當兵的各種趣事,或者將痛苦經驗轉為有趣之事來分享,口沫橫飛的對身旁的女性聽眾吹牛、炫耀,好像此乃唯一可以證明他是男人、或者曾經真實活過的方式。當兵的時光與行伍生活,也因此可以轉化成各種懷舊商品,從電影以此為題材而長銷不墜的《成功嶺上》、《報告班長》等軍教片系列,到放著軍歌、滿牆掛著蔣氏父子和老毛照片的眷村菜口味小吃店。這也證明了台灣男性普遍對當兵經驗缺乏反省力,或者已經將那套價值充分內化了。

《再見數饅頭》也許是個很好的影像提醒,讓我們認真反省把當兵神秘化、光榮化的迷思。台灣男性對於當兵經驗的莫名情結必須要拆穿,並且徹底揚棄軍國主義與好戰思維,重新省思:如果男人並不需要藉著當兵履歷贏得魅力,而台灣也無法藉著軍力贏得安全的話,那麼為何今日的台灣,仍需要捍衛著必須擁有軍隊與軍人的思維和話語。我們需要全面檢視冷戰年代以來,從身體規訓、情感結構到政治意識洗腦之下,台灣役男與國族想像的人格分裂之精神狀態,認真清理這一段還沒有充分反省過的歷史經驗。

評論

產品標籤

使用空白鍵來分隔標籤。以單引號(')來標註詞語。